珍惜声音,给它作为歌者的资格

来源:21CN音乐| 2013-12-20 15:29:31|

声音乐团宣传照

声音乐团宣传照

  应该说,在音乐录影带(那时我们叫MTV,现在都叫MV)在内地出现之前,我们听歌,大都是对着一个匣子(收音机或录音机)盲听的,除了盒带上的一张封面和内页里的几张小小的插图,我们几乎不知道茄子里那个拥有漂亮声音的人,究竟拥有着一张怎样的面孔——确实有很多人是在听了差不多十年的邓丽君之后,才真正知道她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也正因为如此,声音在那个年代,就成了一个人想要成为歌者并进驻我们内心的唯一资格。

  但是这样单凭声音定歌者的时代过去已经20年了,而当年这样唱歌的那批歌声和这样听歌的那批听众,也基本上都退出了音乐消费市场的主流位置,而对于如今成为歌手(如今都很少有人再用“歌者”这个词了)的资格标准中,声音仅做为一种特效功能而排在视觉、娱乐、个性等功能的后面。

  33岁的彭鹏和32岁的文智敏显然是成长于那个歌者年代尾声的音乐爱好者,从他们的声音里,你可以听出太多那个时代的标志特征:他们的声音里有孙楠张雨生的激越,有殷正洋林志炫的清亮,还有张信哲齐秦的深情。这样的声音对于听众可以产生的那种本能的愉悦与触动,几乎是会在第一时间涌现的,所以当他们的声音出现在第二季《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时,立即引得张惠妹、那英为他们转过身来。只是在这个歌唱已经被完全娱乐化的时代,纵使是在《中国好声音》打着“只听好声音”的旗号的节目中,他们的声音仍然显得过于本色本分,只是一种单纯听觉性的声音,仍然还是在退居在那种能带来更多强烈的感官刺激与娱乐效果的表演性声音之后。而当转过身来之后,你再发现他们的长相,一个憨憨的胖子和一个腼腆的瘦子,都有一把年龄了,真的就更不具备视觉的可观性和记忆点了,因此,他们早早地退出这个娱乐舞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游戏规则,在这个规则之下认赌服输,这没什么好说的。而好在这个时代更为多元,任何声音在这个歌坛都可以有它的听众,“存在即合理”的生存法则在这个时代更为深入,声音乐团的声音,本来就拥有歌唱合理的资素,《中国好声音》毕竟还是让他们站上了这个舞台并确立了一个位置,而接下来要做的,只是让自己的存在变得更为“合理”而已。

  显然,这个以“声音”为名的二人乐团对自己声音的合理性是深信不疑的,好声音的舞台无疑也给了他们更多的信心来坚持自己的合理。虽然他们当下的人气比起最终胜出的那几位还差着一些距离,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资格成为这个时代的歌者。12月4日,声音乐团推出了自己的首张EP《听我们的声音》,正是在试图以单纯的声音表现来获得一个真正歌者的资格。《听我们的声音》、《替我珍惜她》、《我期待》、《用声音守望》四首歌曲,没有狗血的喷薄,没有夸张的炫技,两位歌者单纯而稳定地只去表现自己声音的那些激越、清亮和深情的特质,只努力用这些特质来完成对一首歌曲修饰的精准与精致,单从这四首歌来看,他们做到了,当然,他们还可以做得更好。

  这样的声音在这个时代,也许显得有些规矩,有些那么平淡,有一点老派,但总还是有一些听众是从从前的那个时代听过来的,也总还有一些听众是愿意听到这样反璞归真的声音表现,也总还有人更愿意“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而对于坚持以声音来主导听觉的那一部分的听众来讲,这样的声音在这个时代,更容易打动内心,更显得弥足珍贵,更值得珍惜,更值得我们给他勇气转身给他以歌者的资格和舞台,而这样的听众在这个时代虽非主流,但也绝非只是小溪流,就像高晓松就在金钟奖上评奖某个歌手时说到:“他的唱法和声音有点老,但确确实实地打动了我。”

  他们不可能也不需要去抓住这个时代所有的听众,但是,当然他们也需要做得更好,让那些愿意为他们转过身的人转过身之后,就再没有理由转回去。(文/卢世伟)

责任编辑:NE035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互动评论加载中…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