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哲琴《月出》:比新世纪更像一个新世界

来源:21CN音乐| 2013-12-27 16:25:36|

朱哲琴

朱哲琴与民族乐师

  音乐无疆界,听起来是一件很理想化的事,但实现起来,也真就像理想与现实那么远。无数的音乐人、一辈又一辈地在音乐世界里传承,其实都是在完成着一个音乐融合的任务,至少在朱哲琴的新专辑《月出》里,可以看到她用自己的角度,在试图完成这种无疆界的可能性。

  不过,说融合对于形容《月出》这张专辑的音乐来讲,似乎还是不够精准。一般意义上来讲,融合往往是指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曲风的拼贴,一旦形成很好的化学反应,那无疑就会成为优秀的融合作品,甚至会改革某一段的音乐历史。比如爵士乐史上著名的变色龙Miles Davis,就对现代的融合音乐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对于当代流行音乐从爵士时代走向摇滚时代,有着举足轻重的贡献。

  但朱哲琴的新专辑《月出》,似乎并没有这种很明显的实体的界线,她更多是将音乐的界限推得更远,在虚化和抽象的基础上,运用采风得来的音乐素材,并且运用自己独特的人声线,从而让各种音乐元素安居于自己的音乐疆土,犹如桃花源、又如乌托邦,在音乐的气质上更有一种大同的味道。

  《月出》的音乐素材包括了贵州、云南、西藏、新疆和内蒙等西南、西北地区的民歌。这些地区毫无疑问是中国疆域内民歌历史最为悠久的地区,而有了这些流传相对完整的民歌传统,也让这些民歌实际上成了与远古对话最好的介质。而朱哲琴的原生态音乐,实际上从《阿姐鼓》一路走来,她要完成的一直就不仅仅只是与民歌的对话,与原生态生活方式的对话,更有一种与时空对话的企图或者说是野心。因为只有有了这样的时空纵深,一个音乐人才能真正意义上得到心灵和音乐上的净化、甚至纯化。《月出》显然就是这种纯化的结果。

  《月出》专辑虽然拥有来自西南和西北的音乐素材,但表现在音乐里,却已经被朱哲琴技术的控制,以及心灵的纯化作用下,变得界线模糊,而不再仅仅只是某一地区某种民歌的复刻。对于朱哲琴来讲,她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将这些地域的界限,用音乐连成一体。也正是因为这种将音乐推得很远的做法,从而使得整张专辑充满了一种神秘、悠远的音乐氛围。一如远古的丛林或山脉,山峦叠嶂又天空海阔。而朱哲琴从《阿姐鼓》到《七日谈》一路走的人声方式,因为已经让她习惯了这种旷远近乎于本能的吟唱方式,也使得音乐不再有烟火气息。连最后一点New Age的工业化痕迹,也被抚平。

  《月出》这首专辑同名主题音乐的名字,其实正是来自于《诗经·陈风·月出》。《诗经》其实既是中国最早的诗集之一,同时也是最早的“民谣合集”。当然,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很难知道远古的祖先,是如何歌咏这些民谣的,而朱哲琴则用发声形态的原始化、民歌素材堆积化的悟化,以及真正意义上的联想、想象力,从而再造出一种属于《诗经》时代的场景。这不是复刻而是创造,未必一定是《诗经》时代的模样,但至少是一个可以比拟的模样。

  当然,抽象化的空间营造,其实也打破了专辑的时空概念。比如专辑最后的《来弹琴 来跳舞》,就既能给人一种先祖祭祀场景中的那种神秘、野性,现代却充满狂野气质的鼓点下,却又把人带来一种如同超越时空的未来场景。这种时间空间概念上真正意义的无拘无束,其实才是朱哲琴想要达到的目的。你想用New Age、原生态之类的曲风标签限死她,反而显得你眼界狭窄了。(文/爱地人)

责任编辑:NE036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互动评论加载中…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